半个喙

爬墙如飞。
=Sean/鸟
wb@KnifeSean
喜欢我请找我玩[……

意外事故



配对:贱/荷兰虫
分级:PWP
警告:ABO!Underage!The first time!ooc!
简介:Peter在夜巡的时候初次发情了。
备注:傻黄甜 爆肝一万字。一开始脑子里是RR贱但越写越乱……最后应该是个复合贱贱啥的吧 脑子里有黄白框 男友力方面比较斜线刊[. 架空合法童车 童车 童车 看清楚再上 同人创作不代表作者三观 补药试图和我讲道理 更不要骂我 靴靴大家



正文:
Peter不是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Omega,在那只蜘蛛“选中”他之前,他瘦小、孱弱,有和同龄男孩比起来过分清脆甜涩的嗓音——他早有心理准备的。
他只是已经很久没想过这事了。
热潮来得太过凶猛,Peter不知道别的Omega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但这太难受了,陌生的欲望呼啸而来,并不是像学校里那些男孩们小声嬉笑着说的什么“渴望yj渴望到走不动路”,更多的是一种类似恐惧的情绪,使他腿脚发软,心悸得喘不上气,因自己的弱小而恐慌——他真的太久都没有这种感受了。
Peter把头埋进膝盖里,他应该赶紧回家,梅可以照顾他,但他动不了。他蜷缩在小小的角落,浑身都在抖,喉咙里无法控制地发出小声呜咽,汗水快把制服湿透了。是的,有什么是比夜巡时发情更糟的呢?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发散信息素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发现他,Peter一时都想不出被流浪汉在小巷子里强暴和被人发现蜘蛛侠是个十五岁的Omega哪个更糟一些。
Peter犹豫地摸上了胸口的按钮,他可以选择在自己的信息素还没那么浓的时候快速地解决一下——Peter因为这个想法而脸红了,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啊他还没那样碰过自己身上任何地方——等稍微恢复一点力气的时候迅速荡回家,换了衣服躲进被子里就万事大吉一切好说。
男孩把自己的下唇瓣反复地咬了又咬,他知道没有那么多时间供他思考了。当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的时候蜘蛛感应却发疯一样尖叫起来,Peter条件反射惊慌地向后弹跳粘在墙上,大声喊到:“谁?”
“呃……哥发誓哥今天真的只是路过?你知道,就是那种‘凌晨一点突然必须塞一个墨西哥卷不然整个晚上都睡不着’之类的那档子事……嘿你还好吗,Spidey?你看上去好像很需要帮助。”黑红的佣兵歪了歪脖子,非常明显地嗅了嗅空气:“闻上去也是。”
“滚开这儿!”Peter浑身都绷紧了,蜘蛛感应响得更加尖锐,吵得他的脑神经都一抽一抽地疼:“我发誓,死侍——”
“虽然有点快了,但我愿意?”Wade快速地接话:“说真的,Spidey,哥愿意为你穿最俗的蓬蓬婚纱,就是有超级多褶子和蕾丝的那种。”
如果是平时,Peter也许会笑,虽然他总是装作自己完全没被死侍的差劲笑话逗笑,但在他心里那个小小的敌人-朋友-BFF列表上,死侍已经从威胁变成烦人的变态又变成有趣的疯子了。这不是说Peter开始喜欢他了什么的,绝对没有,Wade是个混蛋,他拿钱杀人,他是个暂住在他辖区内的不可控的炸弹,就这样。
“我没有时间和你闹。”Peter疲惫地深呼吸,被冲进鼻腔的Alpha气味吓得手脚一软差点从墙上掉下来:“你快点给我走开!”
“别开玩笑了,甜心。我离开这儿,然后呢?等着某个喝得烂醉的流浪汉操透你那流水的小屁股?不,没门,想都别想。”
Peter藏在面罩下的脸因死侍露骨的话涨得通红,他恶狠狠瞪着他:“那你想怎么样?你跟某个流浪汉有什么区别吗?就好像你自己不是个A-Alpha一样!”
“好伤人啊……”死侍受伤地捧住心口,嘴角明显地撇下去:“哥只是想保护你。嘿,你看,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哪个白痴毁掉你身上任何一点闪闪发亮的东西,绝对不行。所以我不会走的,如果你不让我碰你,那我就呆在这等到你发情期结束。放心吧宝贝,我会在它开始不安分之前把它剁下来,”他比划了比划自己的胯下,“这样行吗,Spidey-boy?”
理智和蜘蛛感应都告诉Peter不能相信他,他是个疯子、混蛋雇佣兵,他身上有金属、火药、枪油和人血的气味,他享受杀戮就好像他从来不会在夜晚惊醒。他们是不同的人。
但他也是每天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大呼小叫的烦人精,他们总在拌嘴,有时也会来一些像成为朋友的人之间才会有的对话,蜘蛛侠已经从一开始的慌乱无措变得知道如何应对死侍永无止境的黄色笑话和语言性骚扰。有时候遇见了麻烦死侍也会帮他一把,而那感觉也还不赖。
也许他能变得更好,只要……只要Peter给他机会。
任何人都能变好。
双手沾满鲜血的雇佣兵也是。
Peter在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你……你能带我离开这吗?就是……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



后续➡️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2675737403894



一直屏蔽发不出去 取关tag再试一次……spideypool的tag炸了??

评论(54)

热度(1676)